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影评:一起命案背后的尘世风景

电影评论 时间:2019-06-17 编辑:sunbet官网 浏览:
2015年上映的电影《踏血寻梅》改编自2008年发生在香港的真实肢解凶杀案——“王嘉梅命案”,即随母从内地来港居住的16岁援交少女王嘉梅被嫖客杀害并残忍肢解抛尸骨于各肉铺的案件。该片编剧兼导演翁子光没有刻意将案件完整重现,而是以人文方式抽丝剥茧,将镜

2015年上映的电影《踏血寻梅》改编自2008年发生在香港的真实肢解凶杀案——“王嘉梅命案”,即随母从内地来港居住的16岁援交少女王嘉梅被嫖客杀害并残忍肢解抛尸骨于各肉铺的案件。该片编剧兼导演翁子光没有刻意将案件完整重现,而是以人文方式抽丝剥茧,将镜头对准案件背后新移民的生存困境、青少年价值观、资讯爆炸下的精神错乱等社会问题,并试图挖掘人性和社会的不同侧面。

电影中的王佳梅,16岁自湖南投奔改嫁至香港的母亲,语言、家庭乃至周边环境,她无一适从。模特的梦想与精神的贫乏,使其陷入对物质迷恋的窠臼,走入“援交”、追寻爱情继而被伤害,而家庭和社会的关爱一直缺位,唯有在给自己的生父发短信时才能爆发出短暂的光彩;丁子聪,幼年目睹母亲的死亡,而后反复擦拭亡母遗像却又不堪且毫无目的地活着,经历一段备胎般的情感,迷茫下的孤独让其厌恶人生;臧sir,须发已白的重案组警官,因为执着于工作导致离婚,仅有每周接送女儿上补习班才能骨肉相亲,蜗居警局角落所产生的孤独感亦是其生活主题。不同身份且看似毫无关联的三人因一起杀人碎尸案发生交集,并在命运驱使下行进着游走于社会边缘的孤寂人生。

电影采用章回体结构,将整部影片分为“寻梅”“孤独的人”“踏血”“看得见风景的房间”四部分,采用碎片化叙事和跳跃的时间条线,以倒序、插叙以及上帝视角立体展现受害者王佳梅和凶手丁子聪的人生片段,并以臧sir的探案串联及王佳梅靠舞厅卖唱为生的母亲、生了孩子却不知孩子父亲是谁的姐姐、丁子聪终日与猫为伴的邻居阿婆等点睛配角的烘托,架构并放大繁华都市背后个体的疏离与隔阂、人性的扭曲与病态、边缘人物的绝望与幻灭。

该片秉持了香港电影一贯保证娱乐效果、极具商业元素之外,又不乏对社会阅读、对现实图景反射的优良传统。全片充斥的强烈孤独感,亦是香港电影乃至香港人在经历时代变迁的今天的真实写照与文艺表达。

值得关注的还有本片的两位演员——春夏和白只,曾同为“失败者”的真实经历,与角色背景在底层生活、历经挫折或多或少契合,实现了“演员与角色”的相互成就,并为“默默出生与死亡”社会底层边缘人物的孤独灵魂开启了升华式背书。故此片在当年的香港金像奖拔得头筹,于台湾金马奖收获颇多认可亦是情理之中。

上乘的文学作品中,人物往往没有明显的好坏之分,我们无法对本片的任何人产生恨意,哪怕是丁子聪这一极为残忍的凶手,却又是受伤最深的。“kdjfjdfj”是王佳梅的QQ密码,也是影片最后章节“看得见风景的房间”的拼音缩写。当臧sir打开窗帘,身处逼仄压抑的房间,透过窗户眼前依旧是一堵破败,“看得见风景”成为那些置身底层生活的人们对未来生活的唯一憧憬和向往。